我们是为客户带来实用技术的科学家

我们让事故简化为事件

我们是为客户带来实用技术的科学家

我们让事故简化为事件

baseline-home / 访谈 / 敌腐特灵 / 微型敌腐特灵喷雾皮肤冲洗液 / 比利时麻醉师-心肺复苏医师吕西安·博德松(Lucien Bodson)访谈:“我们需要重视化学损伤,因为它们很特殊”

比利时麻醉师-心肺复苏医师吕西安·博德松(Lucien Bodson)访谈:“我们需要重视化学损伤,因为它们很特殊”

访谈 访谈资料由阿德里安·马修汇总收集

麻醉师-心肺复苏医师吕西安·博德松向普利沃讲述他面对化学品伤害的事故处理经验。

普利沃:可以为我们讲述一下您的从医经历么?

吕西安·博德松:我今年67岁,从医40年,明年11月份我就退休了。我是一名麻醉师-心肺复苏医师,同时也是一名急诊医师,尤其擅长处理紧急情况,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灾难情况。我最开始是以手术室麻醉师的身份开始从医生涯的,之后逐渐转变为急诊医师,算起来也有20个年头了。

普利沃:过去,我们在处理化学灼伤和其他灼伤上是否几乎不作区分?

吕西安·博德松:过去,人们确实把化学灼伤和其他类别的灼伤,比如热烧伤划等号。连处理方法都一样,用水降温,之后进一步观察。但对于我来说,有些灼伤就是更严重,比如化学灼伤、电灼伤。这些灼伤治愈起来更慢,而且会在受伤位置留下疤痕。

普利沃:您有关敌腐特灵的第一个记忆是什么?

吕西安·博德松:1993年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使用敌腐特灵冲洗液中和强酸或强碱的实验,至今还令我记忆犹新。我当时还仔细观察了实验设计是不是有问题,因为起效实在是太快了,我很惊讶。也是因为那次机会,我买了几瓶产品开始在我所在的科室初步尝试。

普利沃:敌腐特灵冲洗液是怎样在您的科室里变得不可或缺的?

吕西安·博德松:在订购了产品后,我告诉我的团队,如果诊室里接诊了遭受化学喷溅的病人,无论何时都要及时通知我,我想要亲自使用敌腐特灵。首先,我的直观感受是化学灼伤病例比我们想象的多。之前,这些事故伤者虽然被送进了急诊室,但很多病人也因事故致盲了。每周我们都会至少接诊一例此类病人。在使用敌腐特灵后,我发现病人的疼痛减轻了,在产品使用30秒或是1分钟后就能看到效果,这可比水快多了。同时我也观察到,使用敌腐特灵冲洗液不会出现副作用。

普利沃:使用敌腐特灵冲洗液出现过后遗症么?

吕西安·博德松:最近几周,我询问了使用敌腐特灵的伤者,是否可以在事故发生一天或两天后对他们进行回访。结果我发现,他们的状况相较使用水冲洗的伤者好了太多。我从烧伤中心处获知,使用过敌腐特灵冲洗液的伤者,他们的植皮成功率更大。我的供货商也曾来电问我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通常在企业内部使用的产品(敌腐特灵),他想了解原因。我跟他讲,这类事故在家庭生活中也很常见,而且人们在家中是不会配备专业冲洗产品的,为了获得帮助,这部分伤者一定会来医院就医。

普利沃:在您看来,敌腐特灵冲洗液是否改变了有化学暴露风险员工的日常生活?

吕西安·博德松:对我来说,这是一款神奇的产品,使用方便、快捷。我们可以把敌腐特灵配备在衣服口袋中、放置在工作场地或是装配在急救车辆中。大家对该产品深信不疑,能直观感受到其效果,尤其是在舒缓疼痛方面。据我所知,有敌腐特灵冲洗液在身边保驾护航,企业里的许多员工都感到很安心。他们当中有些人亲眼见到过同事经历化学事故,内心受到了很大冲击。敌腐特灵的效果口耳相传,他们工作起来也更加安心。

普利沃:敌腐特灵冲洗液可以促进伤口愈合么?

吕西安·博德松:这和前期损伤程度有关,同时需要我们及时使用敌腐特灵,否则伤情也是不可逆转的。与水冲洗相比,使用敌腐特灵可以促进伤口愈合,效果十分明显。虽然并不是很容易获得相关比较数据,但外科医生也向我证实过此说法的真实性。

普利沃:您所处理过的化学品伤害事故,哪些最常见?

吕西安·博德松:电池酸液、漂白剂、硫酸、强碱,例如烧碱,还有就是企业内部有些用来清洗罐体的化学品,比如氢氟酸,它还可以在电子板或者玻璃上刻字。对于我来说,我们需要重视化学损伤,因为它们很特殊,其处理办法也区别于传统烧伤。

普利沃:您每年大概处理多少起严重病例?

吕西安·博德松:每年大概有5到10例严重损伤,每周我们诊室会接诊1到2名化学损伤患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