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了解氢氟酸的风险

 

为什么酸性介质中的氟化物与氢氟酸同样危险?

酸性介质中的氟化物与氢氟酸一样具有双重效应:

  • 由氢离子产生的腐蚀性,
  • 由氟离子产生的毒性。由于表皮或眼睛被酸破坏,氟离子能够进入其深处,螯合钙和镁,引起生物平衡的紊乱。最终导致严重坏死以及新陈代谢紊乱。

酸性反应主要对表层皮肤有破坏性,而氟离子在该层a很少反应。表层的破坏能够让氢氟酸及氟离子进一步渗透,进入组织的更深处,引起它们液化病变。正是这种机制将氢氟酸与其它酸类区分开来,尤其是能够产生组织蛋白质沉淀b的凝固病变的强酸。

深度了解氢氟酸烧伤

谨记:氢氟酸的风险是由氢离子和氟离子在同一介质下出现产生的,氢离子 能够由无论何种该介质中的酸带来,氟离子则由氟化物产生。

在平衡状态下: HF<-> H+ + F-,因此H+是首先被消耗的物质。

介质的酸性越强,酸的浓度(即H+的浓度)越强,氟离子便越活跃,越能够发生反应(勒沙特列法则)。

这也就是为什么以氢氟酸为基质的化学物的混合有特殊的分类,对于毒性较强的化学品其规章越严格,因为即使在低浓度的情况下氢氟酸的风险依然存在。

 

混合液中氢氟酸浓度。

欧盟适应技术进步第19条附录,第26项修改

等级

危险说明

7 %

腐蚀性剧毒

R26/27/28 : 吸入、皮肤接触、摄入有剧毒,

R35:产生严重灼烧

1 7 %

毒性

R23/24/25 : 吸入、皮肤接触、摄入有毒,
R34 : 产生灼烧

0.1 1 %

有害

R20/21/22 : 吸入、皮肤接触、摄入有害
R36/37/38 : 对眼睛、呼吸道及皮肤有刺激

 现行的欧洲标签

即使含2 %氢氟酸的混合物的致命风险与浓度≥ 7 %的混合物相比较小,但该混合液一概需要贴毒性和腐蚀性的标签。

在新的欧洲标签CLP c中,关于剧毒风险的浓度的界限较不清晰,但不论浓度多少,氢氟酸被归为剧毒等级一级(毒性最强的),与皮肤接触的情况下被危险说明标为H310—皮肤接触有死亡风险。

由于反应较缓慢(浓度较低的情况下),相关的症状会延迟出现:

浓度

疼痛感

50% 及以上

立即产生疼痛,并伴有迅速可见的组织破坏

从 20 到 50%

接触后1 – 8小时产生疼痛(红斑也被延迟同等时长)

少于 20%

24小时或更久后产生疼痛(红斑也被延迟同等时长)

 

酸性介质中的氟化物是什么?

简单地说,氢离子和氟离子在同一溶液中出现时,即为酸性介质中的氟化物。

例如,如果将一种如硫酸H2SO4 一样的强二酸与氟化钠NaF混合:

  1. H2SO4 完全分解为水并释放出2 H+
  2. NaF是一种盐,如溶液未饱和,它在水中同样会完全水解:

NaF <-> Na+ + F-

在装有如20 %硫酸及40 %氟化钠和40 %水的水槽中,将产生40 %的游离H+ 离子及40 % 的游离F- 离子。

此外,化学酸洗中为了增加强度,就是应用了该类性质。

氢氟酸可用来酸洗不锈零件。

我们也能用由硝酸(HNO3)及氢氟酸(HF)组成的氟化混合液进行酸洗。

下面是酸洗液用到的一些混合方式:

  1. HF 6 % / HNO3 15 % – 混合至pH = 1
  2. 混合的 HF/HNO3/H2SO4 至 pH = 1

谨记:氢氟酸与一种强酸的混合物可引起快速的酸性灼伤,也会产生一个氟离子的“入口”,即使氟化物的数量从理论上来说比氢离子少.

 

如何冲洗酸性介质中的氟化物?

解答:与氢氟酸喷溅的解决方法一样。

面对该喷溅主动有效的最好的冲洗方法是:

  1.  尽早采取行动以避免初步损伤的产生;
  2. 与此同时,对氢离子同样有效;
  3. 能够螯合F-离子

HEXAFLUORINE®(六氟灵)洗消设备可满足以上三个要求,而且能够在工作中便于取用,并便于携带。

HEXAFLUORINE®(六氟灵)溶液与酸反应并螯合氟离子。它的高渗性可将渗透入皮肤或眼部组织的化学品拔出(渗透作用),也能够抑制氢氟酸在组织中的渗透和反应。

谨记:在喷溅事故发生后立即主动使用HEXAFLUORINE®(六氟灵)溶液能够避免或减少氢氟酸在组织中的渗透和反应,同时抑制灼伤及并发症的加剧.然而,在延迟或不充分洗消的情况下,请务必尽快前往医院就诊。

 

酸性介质中氟化物的例子:

氢氟酸与硝酸混合物:

  • HF 6 % / HNO3 15 % -混合至pH = 1
  • HF 3 % / HNO3 15 %
  • 混合 HF/HNO3/H2SO4 至 pH = 1
  • 混合液 /HNO3/H2SO4/NaF 或 HNO3/NaF

 

其它可能释放出氟离子的酸类 :

  • BF3 (三氟化硼)
  • H2SiF6 (六氟硅酸)
  • SiF4 (四氟化硅)

 

注释:

  • a: McCulley JP., Whiting DW., Petitt MG., Lauber SE, 
  • Hydrofluoric acid burns of the eye., J Occup Med. 1983, 25, 447-50.
  • b: Dibbell DG., Iverson RE., Jones W., Laub DR., Madison MS., 
  • Hydrofluoric acid burns of the hand., J Bone Joint Surg Am. 1970 Jul;52(5):931-6.

Classification Labelling Packaging – règlement européen 1